幕白er

草稿流注意!

是和 @Dregs 太太语C时的事
虽然只有四天,感谢陪伴!(鞠躬

[双子导师]

摄像头好像有问题x

复健一一!!

水印之后再去掉x

【萩松】你不在的日子

*刀(大概

*没了(??

那么↓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一】

      萩原葬礼那天,天是阴的,飘着雨。

       松田去得很早,帮萩原的父母接待参加葬礼的。无一例外,来宾都手执黑伞,面露悲伤。而他要要做的,是挺直腰,向所有人大声宣布一个自己都不愿承认的事实:

      萩原研二『死』了

      在场的人只有他眼神平静,细密的雨丝落在他的卷发上,汇聚成滴顺着颈脖落下也浑然不觉。只是在别人递来伞时淡淡推开,眼中没了注视的东西。

     可所有人都记得,爆炸声响起后几秒那嘶心裂肺的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二】

     回到同居的公寓,松田随手将钥匙扔在玄关处,眼中满是疲色。

    还是不变的房间,不变的杂乱,不变的窗外风景,只是

     少了个人。

     他拿起吉他,装作没看见桌上的合影。沙哑的声音和着吉他铮铮,渐渐散在穿堂风中。

     "我站在窗台边,看灯火阑珊

      你卧在沙发上,听乐声扑上心岸

      昨夜月下的承诺还在耳畔

      我回过头看你在风中散乱的发

      像是在心里炸开的烟花

      又别过头假装不在意

      刚想好好注视你

      心里念着你的好转过身

      烟花真的炸开

      留我一个在光下喊着你的名字

      …………"

     没有泪,而他的胃,开始抽痛起来。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三】
    萩原已经走了两年了。
    两年里,松田的墨镜仍是一直戴着,烟仍在抽。只是其他的行为习惯,像极了另一个抽相同香烟的人。

    松田并不爱笑,从小到大包括警校的时候都是较"冷淡"的。他只在他认为好笑的事上展露笑颜,不像那个人,脸上总挂着笑。

     嘁,不就是,嗯,有点像天使吗。

    萩原的电话号码一直都在,松田仍然在为那个号码缴费,偶尔用他的号发给自己短讯,不然长时间不使用的话号码会被注销。

    松田向萩原的号码发送短讯已是家常便饭,时不时也会拨通他的号码。虽然那边是永远的留番电话,但他也只是,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罢了。

    "您好,我是萩原,目前不在家,请留下您的姓名…………"

    柔软的声音缠绵入心,松田一手扶着电话,一手将被向脸上凑。

    嘴角的弧度上升,可又瞟见身边突兀的空枕。

    好暖,好热,又好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四】
     松田破天荒地站在镜前,手扯着嘴角努力练习笑。

     诶……笑是这样的吗……嘴角上扬,保持住,1秒,2秒……好,4秒一一!!等等别下来啊喂!!!!
    
     机动队爆裂物处理班王牌精英松田阵平,此时正垂头丧气地在镜前锤胸顿足。

     哎……在那个人走后他就基本没在笑过了,笑还真是,唉,好难啊。那个人他是怎么做到每天笑不离面的啊……

     说起练习笑的原因,也只不过是,

     想离他近一点罢了。

     镜中的自己卷发微微凌乱,黑照圈呼之欲出。记忆中的灿烂笑颜重叠,松田怔住。

     好一一嘴角上场,保持住一一!!1秒,3秒……5秒了!!!

     窗外阳光直射倒客厅里,照亮了合影里有如阳光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五】
待续
    



  好了既然我不会撤回加字就当连载好了xx
   
①原句"没有泪,而我的胃,开始抽痛起来"    来自三毛的《夜深    花睡》

寒假的时候画的